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“封面新闻杯”中小学生真性情作文大赛参赛作品选登⒁

性情 时间:2018-03-02 编辑:诚信在线娱乐 浏览:
“封面新闻杯”中小学生真性情作文大赛参赛作品选登⒁ 由封面新闻主办、华西都市报联合主办的“封面新闻杯”中小学生真性情作文大赛,初赛征稿于2017年11月30日截止,经评审团评审后,800多名中小学生在2018年1月27日进行了现场作文决赛。从决赛中脱颖而出

“封面新闻杯”中小学生真性情作文大赛参赛作品选登⒁

  由封面新闻主办、华西都市报联合主办的“封面新闻杯”中小学生真性情作文大赛,初赛征稿于2017年11月30日截止,经评审团评审后,800多名中小学生在2018年1月27日进行了现场作文决赛。从决赛中脱颖而出的优胜者,将获得表彰和奖励。初赛参赛作文将在华西都市报“少年派”版面上继续择优刊登。

味道
成都市西川中学初2015级10班黄卓立

  我迷恋两种味道,来自两个女子。
  她是我的老师,热爱读书与旅行。那6年里,她直接或间接送给我的书不计其数。如今,我整理书架,才发现那些我钟爱的书,全都经她之手。平时下课,我爱与她谈近来读的书、写下的文字。百叶窗旁,她清淡而深刻的点评,美过斑驳的夕阳。
  她从未停止行走,近乎迷恋地记录路上风景。这些年,她游过深浅各异的海,尝过浓淡各异的咖啡,看过明暗各异的黄昏,也握过冷暖各异的手。
  我最爱看她传回的照片和一路上写下的点滴文字。那些照片,一张张都是艺术。印象极深的一张,是她行走在江南街巷。傍着黛瓦白墙,她一路沿着悠悠碧水走去,留给镜头一个藏青色的纤细背影。
  我评论道:“您就是历史长河对岸的佳人。”莲花般地微笑自她脸颊晕开:“谢谢孩子。我不过是岸边清浅悠然恣意时光的过客。”那一刻,我嗅见了她的一缕古韵,瞥得她的一缕淡然。
  异国他乡的街头,也有她绰约的风姿。在我眼里,她的风情一部分像巴黎,浪漫中充满雨后的辛香;部分像伦敦拥有英式贵族的优雅,还有一部分依附了耶路撒冷的虔诚,整体基调则像布拉格的淡然从容。
  如今,40多岁的她,眼角漫上了鱼尾纹,比起曾经更加美丽。旁人都说,岁月格外厚爱她。其实不然,一切只是因为她的优雅,那永不褪色的美,永不消散的气味。
  我透过她的眼眸,看向外面的世界。我感染了她的味道,越发迷恋诗与远方。
  另一个女子,从我来到这世界便陪伴在侧——我的母亲。她也曾迷恋过诗与远方,只是因为我,拾起了锅铲,关心起每日的柴米油盐。
  我小时候挑食,独独钟爱母亲的那碗鲫鱼汤粥。为了我这份麻烦的钟爱,母亲须日日早起往菜市场提回一条活蹦乱跳的鲫鱼。回到家,将鲫鱼清洗干净,磨去鳞片,再将鱼肉捣烂,一根根挑出鱼刺。最后,将鱼肉放入锅中文火熬煮。
  我嗅觉敏感,常常被鲜美的鱼香叫醒。一碗鲫鱼粥,一碗鱼汤,便是一天的开始。如今回想起来,口噙余香,热泪盈眶。
  后来上了小学,母亲日日接送我。下午回到家,她总是削好水果放在盘子里,搁在我的书桌旁。那6年,是飘着四季果香度过的。
  如今步入初中,晚自习下课后的深夜,总会有一杯牛奶在灯光下泛起温柔光彩,甜香弥漫。母亲常担忧地看着我,为不能再照顾我每天的一日三餐而不安。其实,母亲的味道一直萦绕在心,提醒我在独自一人的日子里好好吃饭。
  我的母亲,一直用平凡食材充盈我的内心,予我俗世温暖。她以一股烟火气息,向我传授生活的秘诀,给我脚踏实地的安定。
  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子,气味各异。老师的知性优雅,带我仰望星空、追寻远方,母亲的家常本分,种植了我性格中对俗世烟火和家的留恋。
  从此,我能一手烟火、一手清欢,一眼家乡、一眼远方,坚定地走下去,做尘世中最幸福的人。

站立的灵魂
成都树德中学高2015级3班徐昊翔

  早早地,听说霍金要来杭州了。
  这是多年前的事了,在那么一个寻常的日子,寻常的西湖,一切因为他的到来而变得不寻常起来。一个身体残疾,不会说话,走路都得靠轮椅的人,仅仅是他要来的消息,就让无数媒体为之疯狂,杭州无数百姓为之热泪盈眶,引来我们对他的不尽惊叹仰望。
  很多时候,享有国际盛誉的霍金,都保持着雕塑般的姿势,身子斜斜的,脖子斜斜的,连微笑也是斜斜的。他坐在西湖边上,身体下是轮椅,深邃的目光透过西湖的烟波雾霭,荷叶田田望向远方。
  身后,是围得水泄不通、层层叠叠的媒体记者和不断亮起的闪光灯。霍金没有看身后的人群,同样,仿佛受到某种感召般,身后人头攒动的记者也没有一个人上前打扰这位科学巨匠。
  霍金在想些什么,是他那著名的奇性定理、黑洞理论、无边界宇宙理论?还是宇宙学权威《时间简史》,抑或别的什么?
  我们不得而知,但所有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,他的内心,必定如同我们头顶的星空那般,辽阔而自由。身后的闪光灯、摄影机,以及千千万万现场或电视机前,带着朝圣般神圣感的观众,都是冲着他那站立的灵魂来的。
  站立的灵魂,是的。如同他说的那样;“虽然我不能动,说话也只能靠电脑,但我的心是自由的。”我常常以为,海明威笔下的桑提亚哥与他何其地相似,“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被打败的,你尽可以去消灭他,可就是打不败他。”
  强有力的音符从桑提亚哥的嘴里,不,是从心里涌出。面对凶猛的鱼群,桑提亚哥硬是拖着疲惫的身躯与之不懈抗争。整整两天两夜,他胜了,胜得坦荡,像一面旌旗,面对大海的波涛猎猎作响。
  人的肉体当然是会被打败的,就像病魔夺去霍金的身体自由,饥饿的狂鲨吃光了桑提亚哥的大马林鱼。但他们的精神却站立着,一个成为科学的巨人,另一个成为文学上的一个传奇。他们的话都保留了下来,直指一种刚健超远的人生哲学。
  当然,海明威最终开枪自杀,用一颗子弹结束了生命。在病痛面前,他选择了死亡,看似被打败了,但换个角度想,他何尝不是蔑视死亡,从而战胜了病魔呢?桑提亚哥也随他的精神,一起流传了下来。
  当然,我不是在鼓吹面对死亡的勇气,只是我以为,当前的社会上,虚华浮躁之辈太多,像霍金和桑提亚哥的人太少了。我们有太多对名利的狂热,对金钱的追捧。
  我们听厌了那些无聊的歇斯底里,无度的夸夸其谈,只听出一种疲软空虚的灵魂。两位老人却截然不同,他们饱受苦难,却拒绝屈服,他们万分寂寞,却乐得清静的生活,只埋头于自己热爱的工作和事业,让灵魂伫立于历史的滚滚长河,给后人深刻的洗礼,给浮躁的人间一个久久的寒噤。
  他们的精神无所谓死亡或新生,因为他们的光明从未消失,只是熄隐了又在别处重新闪耀而已。他们,以及千千万万站立的精神,汇成一个整体,一同光耀人类的文明。只要整体还在,就没有任何力量能使之泯灭。

世界上最欣慰的事
泸州市纳溪中学高2015级7班张膑文